当前位置:www.041.net > 国际资讯 > 老年人提前退休并不能解决青年人就业问题,机

老年人提前退休并不能解决青年人就业问题,机

文章作者:国际资讯 上传时间:2020-04-10

www.041.net 1

1月23日电 南美侨报网1月22日刊文称,近年来,全球劳动力市场面临着技术革命,工业机器人的数量正在迅速增加。近日一家全球著名管理咨询公司预计,随着工业自动化的发展,到2030年,将影响巴西1570万人的就业。

国际劳工大会6月3日在日内瓦开幕。劳工组织总干事索马维亚(Juan Somavia)在向会议提交的一份报告中指出,全球经济下滑导致大规模失业,进而引发社会危机和政治动荡;因此,当前急需制定和实施全球就业契约,将就业和劳动力市场的问题以及社会保护和尊重工人权利作为经济刺激计划和其它应对危机的国家政策的核心。

据英国《金融时报》网站近日报道,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一份新报告指出,在发达经济体中,工人被机器人取代的风险远低于人们之前的想象,OECD国家中仅14%左右的就业岗位是“高度自动化的”。这一结论与此前英国牛津大学卡尔·弗雷和迈克尔·奥斯本给出的估算值相比,可谓“小巫见大巫”——这两位专家指出,他们发现47%的美国就业岗位存在“计算机化”的风险。 报告强调说,尽管如此,未来低技能工人的饭碗仍岌岌可危,各国应大力加强成人教育来应对和化解风险。 中国自动化学会混合智能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复旦大学计算机学院张军平教授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面对人工智能,我们不必过分担忧,但需要适当做好准备,尤其是对于教育背景较弱的人,建议政府在技术能力或服务技能等方面对他们进行培训。” 机器缺乏创造性 近年来,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突飞猛进,这让决策者和经济学家担心,随着机器不断取代工人,可能会出现工人大规模失业的“惨景”;此外,普通民众也忧心忡忡,害怕自己被呼啸而来的人工智能“列车”远远抛在身后。 但OECD的新报告认为,大多数工作难以实现自动化,因为它们需要从业者具备就复杂的社会关系进行有效磋商和协调的能力、创造性以及复杂的推理能力,或者在无组织的工作环境中完成实际任务的能力。而与人相比,机器要做到这一切更为困难。 张军平也指出:“与人相比,机器的弱点也很明显,对于不能程序化、依赖于定性评估准则以及需要依赖常识智能的工作,机器目前还无法取代人类,比如照顾老年人和病人的工作等。这些工作依赖于人的生活经验和情感,而这是机器所欠缺的。” OECD就业、劳工和社会事务主管斯特凡诺·斯卡尔佩塔表示,即便是同一工种,在不同环境下工作,需要的技能可能也不同,因此,被机器人取代的几率也并不一样。他举例说,在一家大型工厂的生产线上工作的汽车修理工,与在一家独立的汽车修理厂工作的汽车修理工之间,就存在不小的区别,尽管随着机器人的高歌猛进,后者的工作在某些方面可能发生变化,但很难实现完全自动化。 劳动力市场将两极化 斯卡尔佩塔解释说,报告表明,人们对“大规模技术失业”的担忧在某种程度上被夸大了。相反,风险在于“劳动力市场的进一步两极化”:一边是高薪工人;一边是从事其他可能“相对低薪且枯燥乏味”工作的人。 他说:“自动化风险高度集中于低技能人群,有些人可能会在技能分级体系中进一步下滑。正如马太效应所描述的:强者恒强,弱者愈弱。” 报告发现,英语国家、斯堪的纳维亚国家以及荷兰的就业岗位最不可能实现自动化;而德国、日本、南欧和东欧的就业岗位被机器人取代的风险最大。报告对此解释说,这些经济体之间存在差别的主要原因,不是因为部分经济体的制造业规模更大,而是因为这里的人们已经在以不同的方式从事这些工作。 研究人员写道:“在这些不同的经济体中,即便同一职业,感知和操控任务以及认知和社会职能任务出现的频率并不相同。而且,一些国家已采用了节省劳动力的技术,并对就业岗位进行了调整。” 加强成人培训化解风险 虽然面临被取代风险的工作岗位的比例远低于之前公布的估算结果,但这并不意味着人们可以高枕无忧,真实的情况是,仍有许多人会受到影响。报告指出,在参加这项研究的32个国家中,约有6600万人的工作可能会受到影响,且其中一些人将很难接受培训。 该研究说,仅在美国,就可能失去1300万个就业岗位。研究指出:“由于失去的就业岗位不太可能平均分布在全国各地,其带来的影响将数倍于20世纪50年代底特律汽车工业衰退对当地经济的破坏。当时,技术的变化和自动化程度的提高等因素在底特律造成了大规模的失业。” 研究强调称,面对自动化的冲击,那些对教育经历要求最低的工作岗位可能面临的风险最大,尤其是食品制备、保洁等领域的工作人员以及采矿、建筑和制造领域的体力劳动者。 报告说:“与此同时,大部分劳动者的工作可能会因自动化发生巨变,这要求各国强化成人学习政策,以便让本国劳动力做好准备,面对可能出现的工作变化。” 张军平也建议:“从事重复性工作和教育背景较弱的人员需要提高风险意识,未雨绸缪,最好能多学点知识,以避免被机器取代。当然,政府也应考虑对这些人在技术能力或服务技能方面加强培训,以跟上即将到来的人工智能时代的步伐。”

国际劳工组织在10月8日发布的劳工市场分析中指出,世界上许多国家在面临青年失业的同时也面临着人口老化问题,青年人和老年人的就业问题是一个硬币的两面,青年工人并不能轻易取代老年工人,老年人的就业也应值得特别关注。

文章摘编如下:

报告指出,2008 年最后一个季度以及2009 年的第一季度,全世界同时经历了投资、消费、产出以及贸易的迅速下滑,导致很多国家就业岗位大量的流失。

劳工组织主管就业部门的负责人萨拉萨尔-西里纳克斯(Jose Manuel Salazar-Xirinachs)在不久前举行的联合国老年问题会议上指出,发达国家正面临两个相互纵横交错的挑战:即青年失业和人口老龄化。他表示,这个问题乍一看来容易得出一个简单结论,即降低退休年龄,这样青年人可以接替老年人的工作,老年人也可以得到应有的休息。

巴西媒体近日报道,2018年1月,巴西政府宣布削减6万个公务员岗位,其中大部分被取消的岗位都是因为已经过时,比如打字员等。

2009 年1 月,国际劳工组织对于失业和工作贫困状况做出了三种可能的趋势预测。最严重的情况是,与2007 年相比,2009 年底全球将新增加5000万失业者,2 亿工人陷入极度贫困。目前的事态发展和对劳动力市场不断监测表明,当前的趋势指向这种最严重的情况。

但劳工组织的研究表明,青年工人并不能轻易取代老年工人。证据显示,提前退休制度没有给青年人带来工作。其中主要一点是工作岗位的数量不是一定的,它随市场状况而波动。当一个老年人离开工作岗位时,这并不表明青年人就可以自动取代退休的老年人,而且青年人并不一定具备足够的技能来接替老年人的工作。

专家认为,劳动力市场正进行一场类似于工业革命的重大重组。国际劳工组织的数据显示,2010年以来,全球工业机器人数量在以每年9%的速度增长。国际机器人联合会表示,2015至2020年间,巴西将会采购1.19万个工业机器人。

与此同时,在全世界范围内,劳动力或经济活动人口正在增加,每年有4500万新增劳动力进入市场,其中大部分是青年人。如果早年就缺乏体面劳动的机会,青年人未来的就业前景很可能受到不利影响。

另外,劳工组织的统计数据显示,全球60岁以上的人口数量在150年里增加10倍,即从1950年的2亿400万人增加到2100年的28亿人。

某机器人应用程序公司是巴西航空工业公司的供应商,该公司总裁吉列尔梅·索萨(Guilherme Souza)表示,巴西工业对自动化的兴趣一直在增加。“成本肯定是很高的,但企业已经意识到,如果不更新技术,就没有竞争力。”他说。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2009 年4 月宣布,全球性的衰退将是长期的和深重的,且复苏迟缓。而过去危机中获取的经验表明,即使经济增长回升,就业要恢复到危机前的水平,平均要滞后4 到5 年时间。

萨拉萨尔-西里纳克斯表示,我们需要对老年人发出与对青年人一样的呼吁,即老年人和青年人都需要有工作。他表示,这个问题没有统一的解决方案,每个国家有自己的特殊情况。但有些措施已被证明是非常成功的,包括为老年工人开发教育和培训、培训失业的老年人、建立雇佣老年人的奖励机制、提高认识,改变对老龄化刻板的印象。

该管理咨询公司预计,到2030年,全球将有4亿至8亿个工作岗位会受高科技进步的影响,相当于全球经济活跃人口的11%至33%。该公司表示,这不意味着这些人会失业,而是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比如有一个“机器人同事”来分担工作。

劳工组织的报告指出,许多新兴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缺少基本的失业津贴,发达国家的社会保障网中也存在着相当大的漏洞。每个工作岗位的流失都意味着一场个人悲剧、一个家庭的苦难和一次社会危机。

萨拉萨尔-西里纳克斯表示,延长退休时间并不是对所有人都适用,特别是对身体不好的人,或者是在艰苦环境下长期工作的人。萨拉萨尔-西里纳克斯强调,工作年龄延长的前提条件是具有良好的身体,因此对健康保险和社会保障的投资是非常必要的。

www.041.net,国际劳工组织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主管若泽·马努埃尔·萨拉扎尔-西里纳克斯(Jose Manuel Salazar-Xirinachs)表示,这种变化其实是积极的,这让专业人员从单调的任务中解脱出来,更高效地完成工作。“好消息是,机器人无法代替一些需要创造力的工作”,他说。

报告称,危机本身是社会不平衡的产物,体现在国家之间和一个国家内部成果分配方面日益增长的不公平性。人们对不公平性的反应在加剧,造成了潜在的社会动荡。调查显示,165 个国家中有95个国家面临着高的或极高的不稳定风险,仅有17个国家,几乎都是高度发达的国家,被列为低风险。在很多国家已经报道了政治危机和大规模的抗议行动。

因此,建筑、设计、计算机、数学等领域的就业岗位会出现增加,但增长还不足以吸收那些其他受到高科技影响而减少的岗位。劳工组织还提醒称,未来需要更多的高素质人才,而那些中低收入者的失业率会增加,这样一来,不平等性就会增加。

劳工组织总干事索马维亚(Juan Somavia)表示,本次危机对社会凝聚和稳定带来的风险大到已经不能置之不理的地步,现在已经到了实施全球就业契约的时候。

巴西就业市场面临的挑战是,必须开始面对这些新出现的问题,但同时还需要解决一些旧的问题,比如就业不正规。巴西地理统计研究院的数据显示,巴西劳动市场中,有44.6%的工作岗位为非正式就业岗位。

他表示,全球就业契约目的是将就业和社会保护放在复苏政策的核心位置,以便加快就业的恢复,通过向劣势群体提供特殊的政策和措施,扩大社会保护和加强安全措施,确保全面获得就业机会。全面贯彻这些措施可以抵制衰退对人们带来的影响,支持企业抵制歧视和剥夺权利带来的危险,加快复苏,为一个更平衡的、可持续的增长奠定基础。

西里纳克斯表示,巴西需要加强“新”、“旧”就业市场中的立法。“我们的目标不是保护工作本身,而是在劳动市场灵活性增加的同时,保护那些传统行业就业者的权利。”他说。

本文由www.041.net发布于国际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老年人提前退休并不能解决青年人就业问题,机

关键词: www.041.net